伟德betvictot手机版,韦德国际手机网站

手机扫一扫

我的老公是党员
来源:韦德国际手机网站 发布日期:2017-08-16    作者:牛丹    
0

老公在部队期间就已经入了党,虽然退伍后一直在山区工作,但他并没有因为山高皇帝远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反而更是事事冲锋在前,时刻用铁的纪律要求自己。退伍多年,军人的风采依旧丝毫不减。

山区的工作不好做,他时常半个月都回不了一趟家。当年我们刚认识不久,一场疑似“禽流感”的病毒就席卷了他所在的整个乡镇。老公不能对我讲实话,只是在电话里简单地说要加班,时间不确定,也让我这段时间不要找他。不明就里的我认为他是在找借口敷衍我,心里非常气愤,就赌气不再搭理他。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为了避免产生大面积恐慌,上级要求展开拉网式排查,发现异常立即用汽油焚烧、撒上生石灰进行深度填埋,全镇上下进入一级战备状态,任何人不得擅离职守。山里有一句话叫“望山跑死马”,说的是在山区里目测两个距离很近的地方实际走起来却要累死马儿,明明在半山腰看见几个散落在树丛中的民居,步行起来却要2个多小时才能到,用“穷山恶水”“荒山野岭”形容也一点不为过。很多农户心疼生病的家禽,变着法的藏着掖着,他就苦口婆心地劝导,用随身带的面包、方便面、矿泉水换下染病的家禽再处理掉,自己饿着肚子漫山遍野地来回跑。晚上回到宿舍,脚底的血泡都黏在了袜子上,一脱袜子连皮都扯了下来疼的他直咧嘴。然而即便是这样,老公也从来没有落下一房一户、没有请过一天假,他所包片的村落也从没有发生过疫情扩散的事情。三个月后,疫情得到遏制,警报解除,全镇没有一个人感染病毒,而老公却累的虚脱了,原本精瘦的脸颊凹陷的厉害,两只布满血丝的“青蛙眼”显得更加突兀,活脱脱一个“非洲野人”。为了缓解我心中的恐惧他笑着打趣道:什么烧鸡、烧鹅、烧鸭子这辈子再也不想吃了,整整三个月看都看吐了,以后咱家就省钱了哈!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相,我似乎又看见了当年那个手握钢枪、一身戎装戍守边疆的他。没有什么好埋怨的,因为我知道他不仅是退伍军人,更是一名党员,任何时候党员以服从组织安排为天职,无论身在哪里!突然间觉得自己遇到了对的人。

有一次,他打电话说要去县里办点事顺便能抽空回家吃饭,然而当我做好了饭菜、等了半天都没见他人影。一打电话,他却说接到通知晚上有强降雨回单位了。好吧,又放我鸽子!生气的我在电话里发飙:每次都这样,知不知道我都倒了多少次饭菜了?晚上才下雨,没说马上要下雨啊!你就不能拐个弯,吃了饭再走吗!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,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,我们娘俩倒还省心了!说完就狠狠地挂断了电话。黄昏时分,狂风卷起漫天的黄沙呼啸而至,所到之处广告牌、灯箱、电动车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成一片,刚刚还挂在天上的太阳早已不知道躲进哪块云彩里偷懒去了。猛然间,炸雷裹挟着暴雨开始狠狠地拍打窗户,犹如《生化危机》里丧尸群发狂的场景,眼看露台上的积水就要漫过门槛,我和儿子赤着脚连忙用小盆子往外划水。“妈妈,我们这也算是抗洪抢险吧?跟爸爸当年一样!”儿子眼里满是崇拜的眼神,他幼小的世界里,爸爸就是一个超级英雄,哪里有狂风暴雨哪里就有他的身影,老公当年的军装照都被臭小子视若珍宝,那顶从部队带回的作战帽,也一直是他的心肝宝贝从不示人。过了会我拨通了老公的电话,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,我又试了好几次,都是无人接听。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,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半夜时分电话响了,是他打来的:暴雨来势凶猛很多土坯房都塌了,一户住在山脚下的村民,房后的山体发生了大面积滑坡,泥石流从窗户涌进了屋里,幸亏撤离的快不然一家5口全都被埋了,这会他们一帮人还在山沟沟里排查险情呢。下午的事情不是存心要放你鸽子,现在是防汛抗洪特殊时期,你要理解......这一次我没有跟他吵,也没有埋怨他:不解释,我知道,你是党员!

麦收时节,我利用公休假带孩子去单位看望老公,没想到却扑了个空。值班的同事说他们一大早就下乡去了,“这不是周末吗?怎么也不休假?”看着我满腹狐疑,同事苦笑着说:老百姓又不过礼拜天,农忙时候恨不得每天有36小时。在同事的带领下,我们开车在田里找到了正热火朝天地指挥着秸秆收集工作的他。毒辣辣的太阳下,老公汗流浃背地挥舞着手里的工具,裤腿挽得老高老高、身上沾满了草屑,头上还带着一顶破破烂烂的草帽,看起来跟当地的村民没啥两样。我当时心里一酸,老公虽说是退伍军人,服役期间也远赴边疆执行过任务,任何艰难困苦在他眼里都不值得一提,然而亲眼见到时却也不禁对他心生敬意,他时刻以党员、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一心为百姓做事,这种精神值得我为他喝彩!

结婚13年,老公在山里工作了18年,把自己大把的青春都挥洒在那片沟沟坎坎里,家里的事情却全都撂给了我。5.12地震,别人都忙着在广场上抢地盘、搭帐篷,而他却连面都不露,整个人都扎在了单位,只是打电话让我照顾好一家老小。有时候我调侃他:既然是党员,为何不时时刻刻戴着党徽?是不是为了应付检查?老公白了我一眼,指着自己的心脏说:党徽啊,要戴在这里哩!那一刻,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信仰。

这就是我的老公,一个退伍不褪色、有着二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。(汉钢公司钢轧事业部 牛丹)